四方谈判以失利告终 利比亚平和进程为何这么难?
商洽以失利告终 张望式停火持续  利比亚平和进程为何这么难?(举世热门)  本报记者 贾普通  1月14日,在俄罗斯莫斯科举办的利比亚四方商洽以失利告终。利比亚国内两派——民族团结政府与“国民军”未能成功签署停火协议。在俄罗斯和土耳其的斡旋下,自1月12日零点以来,利比亚进入“张望式停火期”。为缓解严重的区域形势,1月19日,利比亚问题调停会议将在德国柏林举办。但剖析以为,当时利比亚国内严重态势仍未改动,利比亚平和进程远景不容乐观。  商洽效果并不抱负  “在莫斯科举办的利比亚问题四方商洽以失利告终,两边终究未能签署停火协议。”据沙特阿拉比亚电视台1月14日报导,俄罗斯、土耳其两国外长、国防部长与利比亚抵触方代表1月13日在莫斯科举办商洽,评论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与利比亚“国民军”签署停火协议问题。但利“国民军”领导人哈夫塔尔在关键时刻“掉链子”。商洽失利折射出利比亚问题的扎手和杂乱。  俄罗斯外交部1月14日表明,哈夫塔尔未签署停火协议就离开了莫斯科。  据塔斯社1月14日报导,虽然哈夫塔尔回绝签署停火协议,但利比亚的停火机制依然有用。  “效果彻底在预料之中。”我国社科院西亚非洲研究所副研究员王金岩对本报记者表明,从2014年至今,西方大国、利比亚的邦邻和联合国都对利比亚问题进行过屡次调停,但都没有获得任何实质性效果。要使利比亚抵触两边达到一起不是件简单的事。  利比亚自2011年卡扎菲政权被推翻后堕入动乱,现在出现两大实力割据坚持的形势。得到联合国供认的民族团结政府操控西部部分区域,“国民军”与国民代表大会联手操控东部和中部区域、南部首要城市及部分西部城市。  埃及《消息报》撰文称,利比亚已成为各方实力彼此角力和博弈的战场。  外媒普遍以为,“国民军”获埃及、沙特、阿联酋、俄罗斯、法国支撑,民族团结政府得到卡塔尔、土耳其、意大利力挺。  进入2020年以来,利比亚形势再起波澜。1月2日,土耳其议会经过方案,授权政府向利比亚布置戎行。此举导致利比亚形势加快恶化。利比亚“国民军”随后声称从民族团结政府手中夺取了的黎波里以东450公里的港口城市苏尔特。两边抵触加重,引发区域形势严重。  在俄土两国的呼吁下,自1月12日零时起,利比亚交兵两边停火。  两边不合无法弥合  “民族团结政府受控于土耳其,因而会在停火协议上签字。但‘国民军’与之不同。”王金岩指出,哈夫塔尔把停火协议称为卖国协议。因为协议一旦签署,利比亚完成和谈,那就意味着民族团结政府依然是国际社会供认的利比亚的仅有代表,也意味着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和土耳其签署的包含东地中海划界协议在内的一系列协议都将收效。利比亚的大部分利益将握在土耳其手中。这是“国民军”无法忍受的。  据“利比亚观察家”网站报导,停火协议草案内容包含:抵触两边当即无条件中止全部进攻性军事行动;建立一个“5+5”的军事特派团进行监督以确保停火履行;采纳办法确保首都的黎波里等城市安稳等。  阿拉比亚电视台征引哈夫塔尔的话称,该草案无视利比亚“国民军”的多项要求,因而该安排并未在协议上签字。  “草案内容充溢争议。利比亚抵触两边不或许达到一起。”王金岩剖析,首要,“国民军”不或许无条件停火。自上一年至今,“国民军”在战场上的主导优势越来越显着,下一步的方针是进攻首都的黎波里,不会容易抛弃战场优势。其次,在苏尔特的未来归属问题和像苏尔特此类城市当时形势的界定问题上,两边不合无法弥合。因而,关于“安稳首都及其他城市的形势”底子无从谈起。终究,草案提议建立利比亚形势和谐工作组,但关于这个工作组应该包含哪些国家存在巨大争议。  据阿拉比亚电视台报导,哈夫塔尔提出了两个签署停火协议的先决条件,一是要求民族团结政府免除支撑它的利比亚民兵力气装备,二是回绝支撑利民族团结政府的土耳其居中斡旋和调停。  对此,剖析以为,民族团结政府的军事力气虽逊于“国民军”,但它是联合国供认的利比亚仅有政权,在国际上享有合法性,土耳其的支撑也将使其军事实力有所改善。因而民族团结政府不或许容许“国民军”的条件。  此外,多国利益并存和多方力气比赛既是分裂利比亚的外部要素,也是导致利比亚问题迟迟无法处理的本源之一。  “停火协议是俄土博弈和退让的效果。”王金岩以为,利比亚抵触两边都有不只一国的支撑,各国都有本身的战略考量,抵触两边承受着多方面的压力和影响。俄土两国无力主导利比亚形势走向。  平和进程前路漫漫  “须促进利比亚各方达到一起,防止运用武力处理问题。”据俄罗斯卫星网报导,关于此次商洽效果,俄外长拉夫罗夫表明,虽然利比亚抵触两边领导人未能就停火协议达到一起,但俄方仍将持续为此尽力。  “利比亚作为北非区域沿地中海海岸线最长的一个国家,地理位置特别,平和安稳对区域形势至关重要。”王金岩指出,利比亚形势假如不能安稳下来,西亚北非区域的恐怖主义和极点实力将大幅昂首。这不只将影响整个北非和萨赫勒区域的安全形势,也将为欧洲添加难民压力。  剖析指出,受土耳其、俄罗斯等国影响,利比亚战事在短时间内阅历了从突然升级到暂时缓解的“大起大落”。虽然抵触两边已进入停火状况,但未来形势或许跟着大国博弈再起波澜。  阿拉比亚电视台称,即便利比亚交兵两边签署了停火协议,这一协议八成也是软弱的,能否得到有用而及时的履行,不断稳固协议效果,令人心生疑虑。从这个视点说,未来的商洽,包含将在柏林举办的关于利比亚问题的国际会议,都将是“硬仗”,效果不容乐观。  利比亚未来何去何从?利比亚大学教授米卢德·哈吉以为,这首要取决于外部一些国家在利比亚问题上达到的协议,无论是民族团结政府仍是“国民军”都很难对此发生决定性影响。他还表明,土耳其出动军队支撑民族团结政府使利比亚形势越来越“叙利亚化”。  阿联酋“海湾新闻”网以为,利比亚抵触各方有必要认识到,利比亚的未来终究仍是要依托政治进程而非武力来处理。  中东言论普遍以为,活跃完成停火、政治处理利比亚问题是外界的一起等待。因为抵触各方缺少信赖根底,加上利比亚形势受外部要素影响很大,平和进程将是一条绵长的路途。 【修改:叶攀】